当前位置:主页 > 头脑疯狂 >以色列的超级战士 >
以色列的超级战士
上传时间:2020-06-17点击:524次

以色列的超级战士

每个人都晓得,从数量上看,以色列根本比不过埃及、叙利亚、伊拉克、约旦、黎巴嫩、沙乌地阿拉伯、伊朗、阿尔及利亚、利比亚和苏丹等国家。既然从数量上比,以色列永远跟不上别人,以色列人清楚明白,唯一的出路是寻求质量优势。

赎罪日战争吃瘪惨败之后,希伯莱大学两位教授(杜丹、亚济夫)提出一个以色列迫切需要追求质量优势、俾求生存的计画刍议。他们的目标是以勇敢冒险犯难的心智重新武装以色列,这是任何军队都无法击败和压制的武器。这些一流的头脑将较全世界任何人领先提供以色列最先进的武器。

但是这两位教授的构想更超乎武器之上。这个概念也更在于培训青年才俊提出新颖周全的方法监视敌人,在才智上击败敌人。

这个构想不只要协助以色列增强兵力、应付下一场战争。他们的创新让以色列迄今仍维持领先地位,离1973年的赎罪日战争已经时隔40年,以色列在未来数十年仍将领先敌人、永保优势。杜丹、亚济夫和马赫尼斯上校订下的录取标準非常高。他们在最初的一份筹组备忘录中写下:

我们需要高智商的申请人。谈到智力、创意能力、专心及稳定的能力、以及愉悦的性格,我们要找的是前百分之五的人才。这些人将需要与国防部研发部门、作战军官和专业人士、高等教育机构的科学家,以及他们将要任职的机构之工程技术人员经常接触……〔申请人必须〕效忠国家,以及有强烈的意志在单位里生存。

──────

计画开办后不到几年,军中高阶将领全都知道,武装部队召募兵员时,泰培欧有最优先选人的权利。如果你被选拔参加空军飞行员训练课程,但是泰培欧指挥官点到你,你就得去泰培欧报到。你以后还可以当飞行员,但是你必须先到泰培欧受训。

泰培欧计画创办人的理论基础是(这是有科学依据的)他们只能用非常年轻的少年(后来亦包含女生),因为他们相信「创意力」及相信「事在人为」的心态都在20岁出头时达到巅峰。

起先几年的徵募作业其实很粗糙。军方的人力资源官员会借用招募军官的大型资料库去蒐集潜在人选的资料。但是因为泰培欧也不确定要以什幺标準去判断,选才过程并不顺利。

泰培欧召募人员也拜访各地学校,大半是位于特拉维夫、耶路撒冷和海法的中学,向校长介绍此一计画,希望他们能推荐合适的应届毕业生。但这根本不是科学的甄才过程,而且许多优秀学生并不住在这三大城,因此难免有遗珠之憾。以色列国防军花了许多年才找出方法,实行平等的选才过程,照顾到较小、较不富裕的地区之人才。

可是,物色合适的新兵还是很困难。杜丹和亚济夫开始拟订标準,帮助他们确保有适当人才来申请。起初几年,他们希望甄选的新人能在短时间内就处理许多新的物理学和数学材料,到达能将之应用在实质项目的程度,在3年的密集课程中完成4年大学的教育、拿到学士学位。

泰培欧起先的测验要考认知能力和创意。(后来又加入测试未来在团队环境合作成功的潜力。)入门测试由数学和物理学专家设计。此外也有心理测验,要测出智力、学习新事物的能力,当然还有人格特质。

经过这些第一关测试,数百名申请者会被淘汰掉绝大部分,只剩下几十人。接下来事情就很有意思了。入伍日期前几个月,候选人被找去面谈。他们逐一进到房里去。17岁的高中生面前坐着8到10名考官,考官大半是高阶军官、国防部研究发展部门马发特(MAFAT,全名「武器及科技设施研发署」)负责人。

面谈时间通常为30分钟。考官评审候选人在压力下的行为表现,是否镇静、有创意、如何回答问题,以及在面对年纪比他大、权力比他大、也比他世故的人时的沟通能力。

甄选小组被称为「性格评审委员会」(Character Acceptance Committee)。

「面谈」分好几个层级,但主要是询问候选人有关数学和物理学的问题,要找出候选人了解新材料的能力。有时候,候选人会拿到资料先读过,再口试。他们被问到似乎很单纯的问题,以便了解他们是否喜欢研习科学知识、有多强大的好奇心。问题可能包括:「飞机怎幺飞起来的?」、「冰箱运作的原理是什幺?」

泰培欧毕业生哈格伊‧施科尼可夫(Haggai Scolnicov)回想当年严格的测试过程,尤其是面谈阶段。他觉得,考官想找出具领导潜力的人才,看清楚候选人是否有能力接受艰难任务,发挥实质科技领导能力。譬如,「他们要求你解释学校没有教的物理现象,以及就你所能的回答没有确切答案的问题。他们想知道……(候选人)能跳脱框架思考吗?他们和蔼可亲,但盯得很紧。被好几位教授和高阶军官围着问话……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有一个案例后来成为传奇故事。有位候选人被问到有什幺嗜好,他答说喜欢玩音乐。他比较起对製作音乐的迷恋和对物理学的喜爱。接下来的问题是,他会如何运用这两种兴趣製造完美的声音。这位年轻人很仔细地描述他的吉他,然后说明他如何利用一系列的连结器强化声音。当这位候选人退出房间后,一位考官敲了自己脑袋、告诉其他考官说:「我一直试着替我儿子做一把电吉他。他刚解释清楚了我一直破不了的迷障!」

另一位候选人的面谈就没那幺顺利。他被问到,他是否犹太复国主义者(Zionist)。他回答说:「我爱以色列,但我有可能把从这个计画所学到的本事,带到国外追求我的事业前程。」这位年轻人没有过关。当他父亲发觉原委后,带着儿子找上几位口试委员理论,老爸解释说,我家儿子不晓得自己说些什幺,他当然是犹太复国主义者,他会永远效忠国家。口试委员们吓了一跳,向这位老爸发誓,他们其实很喜欢他的回答,年轻人很诚实。但是他们宣称,他被刷掉是另有其他原因。

好几位泰培欧毕业生也说,他们不约而同被考到类似的一个问题:「请问全国有多少座加油站?」许多人说,他们先估算有多少人口,然后除以假设全国有多少辆汽车,总而言之,他们试图以某种逻辑建立数学等式。但是大家后来笑说,现在他们都知道,口试委员不是要找出唯一解答,他们只想知道候选人在压力下会如何反应、是怎幺思考问题。

另一位后来过关、参加泰培欧课程的候选人说:「我被问起:『试举一位科学家的名字,他让你仰慕、希望效仿。』我一直告诉自己,别选爱因斯坦、别选爱因斯坦、别选爱因斯坦……然后一惊慌,脱口而出就是爱因斯坦。我只好硬着头皮故作镇静、瞎扯一些理由。我一离开房间,他们一定笑坏了。」

虽然某些泰培欧的高中生候选人觉得这些心理测验、性格分析很刺激,也有人觉得它们令人紧张,其实学生面对口试委员会这个面谈过程是测验极重要的一部分。直到今天它还是考验的仪式,还是泰培欧甄选人才的础石。

对这些超级聪明的青少年,如何相处其实是极大的挑战。闵兹承认:「和其他许多学员一样,我来自一向自认自己是最聪明的人之环境。因此当你终于进到一个地方,你发觉:『哇!我并不是在座最聪明的人。』这个感觉不错,这是全新的挑战。但并不是人人都会有这种想法,于是就出现性格问题。」他回想说,泰培欧教给他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学会和比他聪明的人共事。

隔了几年,泰培欧召募人员在甄选过程增加一个重要阶段。他们要明白哪个候选人可以在险恶环境下与同事合作面对。直到今天,新人这部分的测试由泰培欧前期学长负责考评。

这些测验可以是要求与小组成员一起提出计画书,建议如何运用一辆脚踏车或其他工具。有时候被要求以团队合作设计出某种东西。有些测试则要求以小孩童的积木砌造某种东西。这一切都在紧凑的时限下进行,甚至处于炽热的房间内作业。为了增添紧张和压力气氛,泰培欧前期学长会在背后徘徊,记录下每一举动、每一句话,或至少让候选人觉得被严密监视着。 

根据泰培欧结业生艾米尔‧席拉谢特(Amir Schlachet)的说法,在开办阶段,亚济夫和杜丹两位教授也不晓得他们会把计画带向什幺方向。「他们拟想的是一个帕拉阿图研究中心,类似全录公司所设立及发展的研究单位。他们想到的是集青年才俊于一个研究机构,让他们想出办法设计新武器,强调突破科技。〔起先他们打算〕让结业生永远留在研究中心。但是头一年泰培欧指挥官就发现这个构想必须更动,因为以色列这样一个小国家,资源实在不足以实现如此宏大的计画。你不能光是在以色列盖实验室或设立智库;我们没有足够的资源。因此他们说:『我们要培训他们,把他们派到研发基础架构已经存在的地方,譬如陆、海、空军,以及国防包工厂商等地方。』」

文章摘自《以色列菁英创新奇蹟》

以色列的超级战士

数位编辑:吴柏菁

Photo credit: Wikipedia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