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商务天文 >情人眼里的一粒砂 >
情人眼里的一粒砂
上传时间:2020-07-10点击:152次

文 / 路嘉怡

他们说,情人的眼里容不下一粒砂。

但是,如果连一粒砂的存在都没有的时候,你是否反而会觉得怪怪的?

最近进入了婚姻当中一个比较理性的状态,其实这是一种蛮奇妙的感觉,那是经历过了觉得「结婚很好──然后其实没那幺好──对婚姻开始怀疑──因为想要在一起所以接受现实──接受现实所以要一起努力」的过程之后,一个蛮正面积极的心态,在结婚两年之后出现,可以持续多久目前还没有答案。

而这个状态最主要的特色在于,当任何负面情绪排山倒海席捲而来的时候,都尽量要提醒自己冷静思考情绪的正确来源,选择不在第一时间乱发脾气,一是因为自己再也不是当初那个青春无敌、任性万岁的大小姐了,二则是因为两个人的朝夕相处,并经不起三天两头大吵小闹的无谓耗损。所以,至少,在理智线断掉之前,我们要避免因感觉而生的冲突,感觉、感觉,女人不就依赖着感觉而活着嘛,但不是所有的感觉,都因别人而起。

把婚姻生活当作一辈子的双人心灵成长营,好像也不错,毕竟老妹就是很爱追求什幺心灵成长、跟灵魂和解之类的事,这样,刚好而已。那天晚上,在家挑了一部片,我们开心的享受着两人世界。微弱的灯光、舒适的沙发、点上了Jo Malone 店员推荐的葡萄柚香氛蜡烛,因天冷一起依偎着一张薄薄的羊毛毯,萤幕上的剧情牵引着我们的情绪上下起伏,多麽美好的时光,我总是会为了那些我们一起在同样情绪节奏中的亲密而非常感动,那是一种心跟心的亲密,脉搏也似乎以同样的频率跳动着。

这时,大个儿的手机突然响起了叮叮叮的讯息提醒声,一声、两声、三声、四声,声声急促声声催魂,他起身查看手机,笑盈盈地回应着电话那头的简讯。

「是工作吗?」我问了。以他的工作型态,半夜突然有一堆事要处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是啦!」他笑嘻嘻的回答着。简讯继续叮叮叮的响着,他继续开心的一来一往着,完全没察觉我感觉被打扰或忽略的、逐渐升高的怒气,而萤幕上的迷人剧情早就不知道演到哪里去了。

耐着性子问了简讯的对象,我转过头立刻用尽全身力气大翻了一个到天边的大白眼,又是他!又是他!为什幺每次都是他!他到底烦不烦!半夜三更不去抱自己老婆小孩硬要跟我老公传简讯到底是有什幺病!可以把我老公还给我吗!!!

我在内心发狂怒吼着,脸上继续敬业的挂着善体人意的微笑。

为什幺我会生气?我「感觉」我们的亲密被打断了,我「感觉」被忽略了。是「感觉」没错,嘿,关键字出现了。

真的是因为「他」吗?我有那幺讨厌「他」吗?其实也不是。

趁着他俩继续热线你和我的空档,我开始认真思考这件事。

想到过去每一段的恋情,好像也都有这幺一个「他」。这个「他」绝对不是情感纠葛、甚或跟外遇有任何关连的人。

「他」可能是工作伙伴、儿时玩伴、抑或是我认定的酒肉朋友,「他」是男人的亲密朋友,聚在一起通常都讲些没营养(我觉得啦)的话,他们像一般女生闺蜜一样什幺狗屁倒灶的事都要互相分享,而且,重点是,男人跟他在一起的时候,看起来很快乐。

我吃醋了, 即便身旁的男人这幺多年来已尽其所能、排除所有会让我感觉不安全的人物,他刻意跟所有异性保持距离,对感情保持高度忠诚,我竟然还是免不了要设定一个敌人的角色,而这个「他」只是很倒楣的坐到了这个位子上。

深夜跟好友贝莉聊起这件事,我们又开始讪笑起了自己Drama Queen的性格──生活如果过得平顺愉快、就会觉得哪里不对劲,那样无时不刻与生命作对的态度。我想起了那位忘年之交向子龙先生的玩笑话,「妳这就是『顺来逆受』啊!」

「不戏剧化的人生压根儿不想过,还得自行安排坏人角色来激怒自己呀!」贝莉这个标题天后给我下了这样的注解。

我们笑着说着那Drama Queen 的人生也太忙碌了吧,要选角、编剧,最后还要自导自演,如此才华洋溢的女人真是世上难得一见的奇女子啊。

虽然满嘴是胡诌的玩笑话,但电脑萤幕后的我们都陷入了严肃的思考,仔细检视着这摊开在眼前不争的事实,像是在帮那件昨晚那件恰巧在夜市买的好看外套修剪碍眼的线头一样的,鉅细弥遗。

于是,知觉带来了改变,我们也许开始往好的方向慢慢靠近了,虽然改变绝对不是一蹴可几,但至少当这样情绪迸发时,我们可以停下来,冷静的想一想,釐清杂乱的情绪,给愤怒一点缓冲的余地。后来,我跟大个儿说,下次如果你跟朋友有事想聊没关係,但请你先跟我说一声,让我们暂停手边一起正在进行的事,这样可以让我避免被忽略的感觉,好吗?

「然后刚看到哪儿了啊?我们再倒转回到那边吧!」我靠回他的肩膀,再把毛毯盖上身。

一切好像什幺都没发生过似的,那十几分钟女人心里的小心眼与百转千迴,终究也只有自己有解。

本文出自《当然也不是都那幺OK》启动文化出版

 情人眼里的一粒砂

【想看更多到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