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商务天文 >以农立业:科研的乱象●朱乾海博士 >
以农立业:科研的乱象●朱乾海博士
上传时间:2020-06-17点击:836次

我请来第一位讲员上台提呈他的论文,徐徐走前来的是一位脸孔慈祥,二颊银鬚的老者,原来他就是要谈犀牛甲虫可能威胁油棕的人。

他的故事平铺直叙,他说红犀牛甲虫是马来西亚椰树的大害,这我们都知道。他说巴布亚新几内亚的黑犀牛甲虫在椰树上找个伤口下卵,卵孵化成虫,破坏椰树。在中、南美洲,美洲犀牛甲虫侵害椰树及油棕,同时也是线虫的传媒,线虫会致死油棕。


老人家建议我们给马来西亚的各种犀牛甲虫分类,鉴别有那些会伤害油棕,因为他参考了藏书,发现60年代时,曾有犀牛甲虫侵袭油棕的记载。

他劝请我们关注这问题。

论文其实是参考资料

我之所以在这里记述老人向2013年大马油棕局举办二年一度的油棕大会(PIPOC)所提呈的论文,是因为我有特别的感触。

老人的履历表显示他在1975考获巴布亚新几内亚大学的博士学位,在1975年之前,担任过悉尼农业部(CSIRO)的昆虫学家、雪梨科技学院讲师,最近(他填报2109年),他是澳洲麦瓜里大学(Maeguqrie University)的荣誉客座讲师。


我敬佩老人从老远的澳洲来参加会议,虽然年纪大,可能也已退休多年,好像还有些力不从心。他的论文,其实是犀牛甲虫的文献参考资料,大马油棕局接受他老人家前来提呈论文,反映大马油棕局温情的一面。

我头一遭经历科研和关怀老人的理念。我要感谢大马油棕局总监拿督朱云美博士的创新和爱心。

考证不足致乱象丛生

另一位也是来自澳洲的年轻副教授,我看他的学位全是荷兰的华庚尼肯农业大学颁发的,猜测他原籍荷兰,移民澳洲,果然猜中,这和大马专业人士移民他乡同出一辙。

这位副教授的文章声明已在农业杂志以西班牙文发表过。文章的其他几位作者都是哥伦比亚油棕的研究人员。他因为对露菌(Phytophthora)有兴趣,因此也写了南美洲油棕芽腐病的文章,支持哥伦比亚的定论;南美油棕芽腐病的元凶是露菌。他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伙子顿时成为大马油棕局注意的植物病理学家,被邀出席油棕大会。刻薄的说,在大学执教,多产文章乃晋级的条件。

南美洲油棕芽腐病已严重威胁南美洲的油棕种植业,大马、印尼为了不希望这种毁灭性的病害从南美洲传染开来,成立了工作小组应付芽腐病。

首要的工作是确定病原菌是什幺?哥伦比亚几个科研人员及非科研人员,现在加上一个澳洲昆士兰大学的副教授说芽腐病的病原菌是露菌。印尼的一位博士和与他共事的日本研究人员说无法证明。

南美洲的科研人员在美国大学做研究也说无法证明。大马油棕局到今天也无法证明世界普遍存在的露菌和芽腐病有关,我们面对的是乱象。

某些科研人员欠缺做科学工作的素养,证据不足就信口开河,惟恐天下不乱。

我从第一天开始就对被邀请来马的哥伦比亚顾问说:有太多疑点,需要多做些工作。讲话多过工作,乱象就产生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